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致敬!这些坚守在战“疫”一线的师生们!

大“疫”当前,“逆行”抗疫第一线,师生们在行动!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来势汹汹,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师生们也活跃在抗疫一线。他们或担任志愿者,或坚守基层一线,为这场攻坚奉献自己的力量。

工商管理学院本科教学秘书

杨军老师

寒假开始后,杨军老师返回武汉老家。那时她并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一场以武汉为圆心、席卷全国的疫情。随后的十多天,杨军老师一直待在家里不出门,同时也在线做”抗疫“志愿者,协调沟通,把各方捐助给武汉各大医院的医疗物资尽快落实,派送到位。工作量很大,辛苦而紧张,最难的时候,她都急哭了,但杨军老师表示,“我只是尽力做这样的事,不值得一提,真的!”

以下为杨军老师的自述:

“我18日晚上到家,一路高铁地铁的士公交没有任何关于新冠疫情的宣传,更没有看到一个人戴口罩,一切都是正常过年的样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2日。22日,我还去菜场买菜了。”

“然后突然宣布封城。我和儿子是真的没有一丝丝恐慌,不得不提一句,儿子觉悟特别高,第一时间知道封城消息时,他对我说:我们一定不能逃离武汉(因为23日上午10点前公共交通和高速都是通的),因为我们回来坐了地铁、公交,又出门买过菜,不知道我们是否被传染,我们要自觉呆在武汉家里隔离。当时我听了,特别感动高兴,对他直竖大拇指。”

“我中学就读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不少同班同学博士毕业后定居海外,得知武汉的疫情后,他们一直在想各种办法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帮助到国内一线的医护人员。几位同学将捐款交给其中一位同学,这样她先生在公司可以配捐1:1,就是从他手里捐多少公司捐多少。十几天来,大家一直想尽办法从各种渠道买货。我有两位同班同学是华科大附属协和医院的教授,其中一位是感染科教授,一线中的一线。”

“她超负荷每天十几个小时工作,到1月23号,协和医用物资(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已弹尽粮绝,我们国内外同学拼了命地想把物资送到协和医生手上,结果就是无法送到,当时我朋友的一批货都到长沙了,就是无法运到武汉协和医院,好几位同学一起努力还是不行,我都急哭了。”

“我的医生同学真的是高智商高情商!她们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在战场上已经没子弹了,还在安慰我。截止到美国太平洋时间2月1日晚上12点,西雅图华科大校友会通过收到捐款近10万美元。”

“我们同学们都很自觉,不到断粮不出门,节约口罩。非必需不网购,把运输资源尽力留给最需要的人!”

“回武汉十几天,我觉得我能做的,第一、不信谣更不传谣,关于医学方面的传闻,我们同学都是先请协和的同学做个判断,绝不转发不实信息!第二、除了没菜吃了去一趟盒马,绝不出门!(我儿子还说,都像我们这样不出门,疫情要好控制得多)第三、早睡早起,做好吃好一日三餐。读书学习!”

杨军老师告诉我们,在武汉这么多天,她的最大感受就是:宅在家里,就是最大的贡献。她也希望通过我们提醒学生们:非常时期,呆在家里安心学习,陪伴家人,不要外出,等学校确定开学时间再返校!

18级审计班学生

陈艺野

大年三十(1月24日)吃完年夜饭,把饭碗一放,陈艺野就返回办公室上班了。陈艺野是18级审计班的一名学生,也是湖南常德市汉寿县龙阳街道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从大年三十到今天,跟众多基层干部一样,陈艺野每天都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2月3日中午,陈艺野利用工作午餐的间隙,介绍了他的情况和感受。

“我是在汉寿县龙阳街道办公室,我当天吃完年夜饭就回到了工作岗位。”

“我被分在疫情防控综合协调组,我们组一共有4个人,我的指责是协调落实上级的工作部署,统计数据。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工作,一般都要忙到晚上8点左右,回到家都是10点多了。中间没有时间喝水、上厕所,就中午有个吃饭的时间。前几天大家都是吃方便面,有工作人员反映实在吃不下方便面了,我就去协调单位食堂,在做好消毒措施的前提下为工作人员送餐,中午就能吃上盒饭了。我也只有这个时间才能跟老师通电话。吃完饭,又得继续工作了。”

“我们是汉寿主城区,辖区有十几万居民,而且流动人口太多。目前汉寿县已经出现确诊病例,我们辖区还没有确诊或疑似病例,但防控形势很紧张,有数百位重点监控对象,每天都对他们密切关注,不能掉以轻心。”

“我现在是戴着口罩上班,因为我没有直接接触重点人群,不需要特别防范。单位每天会发一个口罩,在办公室时,我们就戴上口罩工作。”

“我的感受是忙,太忙了,每天都在忙。估计这个状况要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等忙完这阵子,再去休息吧!”

只匆匆聊了几分钟,陈艺野又继续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坚守。

像杨军老师、陈艺野同学一样,还有更多的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师生们“逆行”在抗疫一线,没日没夜的工作,只为了打赢这场攻坚战!

让我们向在疫情第一线的“逆行者”致敬!

供稿:MPAcc教育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