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English
学院概况栏目图
学院概况大图

第一章 开创近代商学 湖南敢为人先 第六节

第六节  时务学堂师生 离校实践商学

 

        如果认为时务学堂师生不过是一批书生,坐而论道、发发空议论还可以,干实事只怕就束手无策了。否!尽管他们关注的焦点是政治,但对经济发展,工商业运作,同样愿意深究。下面看看几位著名师生的部分作为。

 

        一、熊希龄的工商行政、办学和工商经营 

1-213

       熊希龄(1870~1937),湖南省凤凰县镇竿镇(今沱江镇)人,出生于一个三代从军的军人家庭。14岁便中了秀才。知府朱其懿建沅水校经堂,以“实学课士”。在这里熊希龄眼界大开,被选调到长沙的湘水校经书院继续深造。1894年,熊希龄高中二甲进士,并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1896年秋,熊希龄加入了湖南维新运动的阵营。把开办机器制造业和筹办湖南内河航运作为突破口,并积极为湖南省矿产资源勘察和开采,以及争取粤汉铁路改道湖南。 

        在湖南兴办时务学堂,负责具体事务的重任归熊希龄提调,他前往沪、宁物色教习,得黄遵宪帮助动员了梁启超和李维格入湘。他支持梁启超对教学内容和方法的革命,又“喜民智之乍开,欲慈航之普度,乃鸠同志,集巨资,设《湘报》馆。” 新政初,熊希龄建成“沅州务实学堂”。1905年随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回国后,熊希龄在常德办西路师范学堂,在醴陵办中国首家瓷业学堂。湖南巡抚赵尔巽升东三省总督,任熊为屯垦局总办、农工商局总办、奉天盐法道、东三省财政监理官等职,得“理财能手”之誉。

        辛亥革命起,1912年熊希龄任吴淞中国公学校长。4月,任唐绍仪内阁财政部长。1913年熊希龄任北洋“第一流人才内阁”总理兼财政总长。经济上,提出了整顿财政;发展实业;制定工商法规等等一整套发展资本主义、繁荣经济的计划。在袁世凯的独裁统治和陷害下, 1914年熊希龄被迫辞职,旋受命筹办全国石油矿事宜。1918年在北京创办香山慈幼院,设有幼稚园、小学、中学、师范、职业等部,及农业、工业实习工场。1928年熊希龄任国民政府全国赈济委员会委员,世界红十字会中华总会会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动员家人和香山慈幼院的师生投身救国抗日活动。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起,熊在上海与红十字会的同仁设立伤兵医院和难民收容所,收容伤兵,救济难民。1937年12月25日因脑溢血在香港逝世。毛泽东曾评价熊希龄:“一个人为人民做好事,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熊希龄是做过许多好事的。”周恩来说:“熊希龄是袁世凯时代第一流人才,是内阁总理。熊希龄的事,我看后就记得很清楚。”  

        宣统元年(1909),熊希龄请得清政府农工商部核准,将他所办的醴陵瓷业学堂学生、日籍教师、翻译及学堂仪器设备全部拨给湖南高等实业学堂(即湖南工专,后湖南大学工科)。该班改称窑业班,宣统三年(1911)毕业。可以说,该科是湖南大学工科中极富工厂化生产和商业化经营实践的学科。

 

        二、李维格经营汉冶萍公司铁厂世博会上获奖

1-214

        李维格(约1855~1918),江苏省吴县人。幼年随父亲到上海读书,后来进入一所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李维格出国,先到英国学习英文和法文,随后又到日本和美国学习“政教技业”(即技术科学知识)。甲午战争后他与梁启超、汪康年一起,写文章宣传“变法”,名扬一时。主要阵地是上海的《时务报》,借重他的外文优势,翻译各国政治、法律、经济、军事等时势动态,以及相关的知识、掌故。1897年湖南开办时务学堂,照陈宝箴、黄遵宪、熊希龄原来的设计,学校相当于大学预科,但国内并无新式高等学校,所以学生卒业后即须出国留学,显然对外语教学的要求很高。他在学堂的主要精力放在教务上。

        维新失败前他已转任上海江南制造局提调兼南洋公学教授。盛宣怀改汉阳铁厂官办为官督商办,他聘李维格为汉阳铁厂总翻译。1904年,李维格奉派出国考察炼铁新法。1905年,盛宣

1-215

怀委任李维格为汉阳铁厂总办(厂长),全面负责汉阳铁厂的改建和扩建工作。1908年,李维格建议盛宣怀奏请清政府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成立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简称汉冶萍公司)。李维格与盛宣怀共同拟定了公司章程88节。1914年2月,在意大利首都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汉冶萍公司的钢铁产品获得最优等奖,并奖给李维格奖状一张。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公司聘请他为高级顾问,并委派他参与筹建大冶铁厂的工作。他对办学一直持积极态度,临终还把所置产业的1/3捐赠给苏州东吴大学(现苏州大学),资助贫寒学生,发展教育事业。

 

        三、向瑞琨办理首届博览会,代理工商总长、全国商会会长

        向瑞琨,湖南宁乡人。时务学堂结业后,赴日本,入明治大学工商科。回国后,任两江总督端方的文案(秘书)。由于端方赴欧美考察宪政,参观了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的世界博览会。归国后,端方力主仿效西方进行产业大竞赛。1908年十月十四日上奏后,即在江宁设立了南洋劝业会事务所,委任向瑞琨为帮办。宣统元年(1909年)七月,清廷下谕正式开办南洋劝业会(博览会)。会场占地千亩,有各省自建馆及各专业馆区34个。参考馆二所,专门陈列英、美、德、日四国的产品。会场内外还有劝工场、商店、电话局、轻便铁路等设施。1910年四月南洋劝业会在江宁(南京)隆重揭幕,向瑞琨宣传:“赛会者,实验产业进步之最要机关也……立国家富强之基矣”。1911年向瑞琨入京参加留学毕业归国人员的会试,获工商科举人,任职于农商部。

1-216

(上图:胡元倓《耐庵言志》中记述端方创办南洋劝业会,即最早的全国博览会,委胡元倓任务。左下为南洋劝业会大门。左中为向瑞琨,右下为高商学生胡明复和茅以升)

        1912年8月,向瑞琨任袁世凯的中华民国北京政府第二届内阁中的工商部次长,总长是刘揆一(同盟会初创时的总务长)。7月,向瑞琨代总长。当时召开了全国工商会议,是官、产、学界第一次经济管理盛会。刘揆一、向瑞琨还发动成立中央商学会,政府的许多要员给予捐款支持。向瑞琨因职责所系,后又组织保商会、劝业会,创办全国商会联合会,任副会长,未久任正会长。1915年袁世凯称帝后,回乡组织工厂,早逝。

 

        四、范源濂、梁焕均、蔡钟浩、余焕东、曹典球等

        看看时务学堂一年时间内对其120名“正课生”(18岁以内)和几十名“附课生”(超过18岁)循循善诱,使得多数人日后走上宪政改良乃至民主革命的道路,其中亲自参加商业实践取得成就,或运用行政手段给予重要支持的校友,还可以举出:

        1、范源濂随梁启超到了日本,就读师范学校。然后主动负责组织了“新政”初期来日本学习师范、法政的大批留学生。回国供职学部,协助创办清华学堂。民国初年三度担任教育总长,与蔡元培一同制定壬子、癸丑学制,及1916年重新制定大学章程(大学按专业分科自此始),内中都有商科的规范,在其任内全国商科得到发展。他对明德大学帮扶,对职业教育也很重视。只可惜对湖南兴办综合大学没有尽力,杨昌济说范源濂作为教育总长,深怕别的省说

1-217

他“徇私”照顾湖南,实在有些迂腐。

        2、梁焕均留学日本、美国,专攻矿冶。回国后任华昌炼锑公司总经理。 

        3、蔡钟浩戊戌政变后东渡,返国参与唐才常举义。后为湖南甲、乙种工业学校创办人。

        4、余焕东(留日)、曹典球(赴日考察)等都从事过实业尤其是矿业。下图是余焕东在日本翻译数学书,序言提到时务学堂老师许奎垣的教诲,和留日同学汤松、皮宗石等的帮助。

        他们这些校友离校后取得很大成绩,固然由于自身素质的优秀(录取时是百里挑一);更具决定意义的是时势造英雄,中国急切需要发展近代工商业;而培养造就这方面人才刻不容缓。正如曹典球说的“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因为湘淮军的末流北洋水师已惨败于小日本,这对于湖南人是多大的刺激!洋务运动只搞“强兵”(军事工业)不问“富国”,教训深刻。商学巧妙地将商业(实务)和学问组合起来,别开生面,对他们当然有极大的吸引力。这样,植根于岳麓书院的以天下为己任、敢为人先的湖湘文化精神,激励他们孜孜不倦地钻研。

        胡元倓、汤松、皮宗石都曾先后留学日本,在办学上与岳麓书院(高等学堂)、时务学堂留学日本诸人有着密切关联和共通理念,下文将提供进一步他们发展商科的史实。

1-219

(上图:两横线是营盘路和中山路,两纵线是黄兴北路和蔡锷北路。左上角有明德学堂,左中格的右下角 “小东街”北侧、今中山西路与北正街交叉处有时务学堂)

上一节:第一章 开创近代商学 湖南敢为人先 第五节

下一节:第二章 湖南高商学校 商学主干形成 第一节

EMBA MBA MPAcc EDP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