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English
学院概况栏目图
学院概况大图

第一章 开创近代商学 湖南敢为人先 第五节

第五节  南洋公学首试 湖南明德继行

 

        一、南洋公学试点“商业专科”

1-211

        大清王朝的商部成立于1903年,乃是新政中最早新设的部级机构,但原来的吏、户、礼、兵、刑、工这六部并未撤消,新旧相互的权力分割不清,与地方督抚(由经营洋务而建立不少工商机构)也有很大矛盾,鞭长莫及。商部要设立专业学堂,地方也有这种需要。不久商部又分解出一个邮传部(邮电、铁道),商部本身改称农工商部。主持人为载振(皇族)、盛宣怀,及载振的嫡系唐蔚之等。其中盛宣怀自李鸿章时代就操办洋务,得天独厚,羽毛丰满。

        盛宣怀将上海南洋公学改为商部实业学堂。光绪三十二年(1906)春,将该学堂“中院”(即中学部)第六届毕业生共13人全部直升新设的“商业专科”。可惜这个商业专科只办了一半(三个学期),由于学校改隶新成立的邮传部,校长也改派唐文治,他主张该校以工科(铁道)为主,立即停办商科。于是将该科学生提前毕业,择其优秀生(占6/13)出国,其余离校就业。即“光绪三十二年(1907)派商务专科毕业生杨锦森、赵景简、徐经郛、胡鸿猷、林则蒸、杨荫樾六名赴美国留学。” (《交通大学校史资料》第一册)

        地方督抚,这时涌现的端方相当突出,他与载振同是1905年“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的领衔人物,周游列强之后对西学和商务有了亲见亲闻,急于有所贡献和表现。他从湖广总督移任两江总督,掌握了江南富庶之区,上海这一商业中心也邻近督署南京。他先是筹办江南劝业会(即博览会),开现代 “会展经济”的先声。又筹建江南商业学堂,急需商科师生,于是想起原在湖南巡抚任内熟识的一些湘籍士绅颇有学识和能力。

 

        二、长沙明德学堂胡元倓继办“高等商科”

        这时湖南明德学堂已经创办商科。主创者胡元倓(1872~1940, 湘潭人,字子靖,别号耐庵。曾由官费派至日本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科学习),在1902年留学东洋时,对日本工商业发展状况印象很深,立志仿行和赶超福泽谕吉(1835~1901,明治维新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所办的庆应艺塾(1900升格为大学,以商学和法学著称于世),力求高起点地办好商学,正急于设立“高等商科”。他先后得到湖南巡抚赵尔巽、端方的支持。

 

        (一)胡元倓得两江总督端方支持实办高等商业学堂

        1、1906年胡元倓向商部(按:当时学部尚未建立)递上《拟办高等商科呈文》:

        窃维西力东渐,以商业为先驱;世界竞争,以生计为归宿。欲敌外界之侵轶,宜求实力之内充,……商部创设,式焕新猷……有实业学堂,以树全国学界之模范。……湖南虽属偏省,士敦信义,地富五金,土利丝茶,乡多鱼稻。语其地势,实据扬子江之上流;论其交通,将握南干路之中点……因集同人公议,就时势之所急,于明德学堂特设高等商业专科……本省官绅皆甚欣许。特请钧部准予立案,俾得及时开办。

        这是第一步,与盛宣怀新设 “商业专科”的决定同期。进而考虑到高等商科教师的敦聘、招生的生源和毕业生的出路,他认为必须转向大城市发展办学。

        2、1908年胡元倓拟将银行专科设在上海

        1908年胡元倓“抵沪拟将银行专科设上海,为明德分校。……假湖南会馆房屋……端午桥制军(即端方,刚由湖广总督调任两江总督)招赴江南(按:南京),商复旦学校事(按:创办复旦公学,即今复旦大学,胡元倓是委员之一)……端公闻上海明德分校款绌难成,嘱于江南(按:指南京)组织高等商业学校,先设银行科,以上海所招生及经正(按:明德在长沙的一所分校)毕业生就学其中,戊申(1908年)4月开学。”请注意,这是与前述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即后来著名的交通大学)并驾齐驱的官立正规高校,而且真正命名“高等商业”(并非含义模糊的“实业”)学校。 

(见下图:胡元倓《耐庵言志》记述了端方招他由上海抵南京,筹组江南高商学校,1908年4月开学;以及9月他在该校悼念原湖南学官张筱浦的诗;10月上北京请款等事情)

1-212

        两江总督端方能支持他,当然就方便了。何况还有上海道台袁树勋和江苏巡抚下面有端方上呈皇帝、皇太后的《开办商业学堂片》奏折为证:

        3、1908年端方的《开办商业学堂片》(按:这是铁证,因为若造假,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

        光绪三十四年三月(1908年)

        再振兴实业必以研求商学、开濬智识为先。……而高等商业学堂迄未设立……现值国家广设银行,需才方亟……自应即定为南洋高等商业学堂。先办银行一科,次及于税则、保险,又次推及商业应用各科……。已由臣檄委奏调……湖北候补道孙廷林为高等商业学堂监督,留日银行专修科毕业生陈福颐为教务长,候选教谕胡元倓为庶务长。……饬令妥订教习,拟具章程,即日开办……此项银行科学生毕业后当由臣送部考验,以备任使。除咨学部、度支部、农工商部外,谨片具陈,伏乞

        圣鉴。谨

        (二)这是全国唯一的高等商业学堂

        1、关于1908年(光绪34年)开办的这所江南“高等商科”是否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还可参看民国教育部保存的清代学部的一份档案,有下列数据:

        光绪33、34年到宣统元年  专门学堂及学生统计表(按:读者注意“高商”一列数据)

按:注意下表“高商”学堂仅光绪34 年有1所,学生212人。
  高农 高工 高商 优师 小计
光绪33年学堂数 17 6 27 7 1 4 3 0 21 87
合计学生数 2849 494 5766 302 42 458 449 0 4024 14383
光绪34年学堂数 18 4 37 8 1 5 7 1 34 115
合计学生数 2815 274 9756 529 29 493 1184 212 6022 43323
宣统1年学堂数 18 3 47 8 7 5 7 1 31 127
合计学生数 2306 211 12282 336 485 520 1136 24 5425 23735

(资料来源:《第一次教育年鉴》丙编 教育概况 第一 学校教育概况。 南京:教育部编,1934,P143-144)

 

        我们据此已经可以判断:当年高等商科学堂全国只有唯一的一所,显然就是端方创办的“江南(奏稿中称“南洋”,后来习称“南京”)高等商业学堂”,胡元倓担任庶务长。首届学生来自长沙明德学堂分校(经正学堂)和上海新招生。经查,出身“南京高等商业学堂”学生有胡明复、茅以升等最早庚款留美(转读理工科获博士学位)的新星。

        2、当事人胡元倓1922年的《明德学校二十年之回顾》称:“中国私立学校开办商业专门,自明德始。”以及“中国官立学校之有商业专门(按:指端方嘱其并入“南洋”髙等商业学堂),亦自南京始也。” (见《汉口明德大学年刊》,1922。收藏在上海图书馆),也充分旁证了明德学校及其高等商科的全国领先地位。由于不久端方调任直隶总督,接着又被参劾丢官,所以少有文献继续提到这所“高等商业学堂”与湖南明德学堂的关系。

        (三)长沙明德学堂仍然自办专修科和中等商业科,下举两例

        1、明德银行专修科民元(1912年)十二月毕业生

        (按:这一届没有往南京就学,人数达80位。这里仅录入前30人名字以存其真):

        田贻爱、吴澍襄、周  赍、周  谟、葛  锡、周远波、戴鸿庆、袁兴杨、徐先梅、陈  述、 刘跃涛、漆有光、陈煦春、陈本质、葛  杰、易国斌、童承烈、李士杰、汤绍斌、 曾传唯、马声颖、熊  伟、左  华、徐  炎……

        2、明德中等商业本科生(按:此外还有预科班,未录)

        周景章、舒之监、陈  枢、陈应麟、谢楚维、杨继骧、何载阳、谢馥春、梅焯宪、罗达人、夏熙楠、袁泽洪、王  剑、游春廷、龚继祖、谢澍霖、章  杰、任  恂、朱性善、陈传驹、陆友瑰、高焦英、喻铸仁、喻敬熙、喻振黄、冯羊陶、杨文明、黎光辉、陈肇璜、周精一、张  葵。

    

        总之,胡元倓是当过清末最后一任“清国驻日留学生监督”的教育家,那时一、两万留学生都受他教导;黄兴推荐他担任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固辞不受,改推蔡元培就任。他热衷于办大学,所以学校取名“明德”,是依据孔子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道现代大学作为创造、传承高深知识和培养高级人才的教育机构,同样要求具有“明德”与“至善”的使命与理念。但当时全国师资和生源条件都很差,只得从初等中等教育到高等教育环环相扣,不失时机地升格。首先突出商科,尤其具有独到的眼光。因为全国范围的学制改革刚启动,洋务时期的翻译、船政、军事学堂路线,社会上科举时代“学而优则仕”的积习仍居统治地位,胡元倓不得不冒险犯难,出奇制胜。当然这并不意味对胡、蔡有何轩轾,只是说明湖南当年办学理念确实是比较先进和务实的。

上一节:第一章 开创近代商学 湖南敢为人先 第四节

下一节:第一章 开创近代商学 湖南敢为人先 第六节

EMBA MBA MPAcc EDP
X

TOP